当景甜学会自黑

2019-06-17 灌云新闻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开启“景甜有背景”话题的《战国》上映8年后,景甜身上依然充满神秘色/。
 
8年前,她拍大//、闯好莱坞,网友想知道她的“背景”是怎么来的。8年后,她拍电视剧、录直播,网友想知道她的“背景”是怎么没的。他们想看穿她,她做什么、说什么,也只是论据而已。
 
接受采访前,景甜正在备战戛纳。被问及身边这些不曾消散的目光,她给出了符合身份的“标答”:我的职业让我站在大家面前,就必须要接受所有评论。
 
但把采访中她说的话整理成文字,类似“哈哈哈”的大笑有32处。她分享自己的小挫折、小心事、小体验,用笑来消解复杂的灵魂之问。
 
洗脸火了?早知道洗个澡
 
那不是一张有攻击力的脸。明明五官明艳,却释放出邻家女孩儿般的亲和力。手机自拍镜头前,那张脸被白色系的背景映得发亮,但只要笑容绽开,光芒带来的距离感就会消失不见。
 
景甜的笑很甜,这是爱看她直播的人早早达成的共识。被爱的人也擅长分享日常。这段47秒的微博//里,景甜同时做卸妆准备、“汇报”行程、追自己主演的新剧,没有一丝吃力。
 
“李心月(景甜剧中角色名)好惨一女的。”//中,穿着睡衣的景甜边梳头边吐槽。一句信手拈来的网络流行语,把她与观众的距离拉近几分。5月9日//发布时,她还带上话题#景甜胖了#,倾诉自己和普通女孩儿共有的身材困扰。
 
她越来越“接地气”。
 
出道前几年,景甜身上始终带着某种“不接地气”的特殊性。年纪轻轻就能拿到大制作女主资源、和影帝合作、演国际大/……那些年,好奇的网友称她为“世界第八大未解之谜”,拿她的“不红”和“背景”大做文章。
 
局势在2016年扭转。一场直播中,她展现了暴力揉搓的真实洗脸方式和绝佳的素颜状态。//在网上大火,“景甜同款”卖断了货。“第八大未解之谜”和网友间的“神秘纱幔”,就此掀开。
 
那场直播,成为采访她的记者永远绕不开的话题。
 
也许是因为被问了太多遍,面对中国新闻周刊设计得勾勾绕绕的问题,景甜显得无比坦然:“你说的应该是洗脸//吧。”
 
她毫无停顿地还原起当年的无心插柳:当时赶上国内的新戏宣传,她身在国外拍戏,只能在媒体群线上互动。她要洗脸,有人说想看,她便一口应下,录了//发到群里。
 
“结果他们把这个//发到了网上,后来被更多的人看到了,就突然传开了。”时隔三年,她的语气依然带着困惑。
 
再被追问后续效果时,她已经回到了之前从容坦然的状态。在她的概念里,“洗脸//”并没有给她的生活带来太大变化,“买产品时老断货”是她能想到的最直接影响。
 
可这是网友心中的“景甜事业转折点”,媒体多年的追问足够她有所察觉。因此,就像用网络用语、带微博话题一样,在重视现场效果的综艺节目《火星情报局》里,她玩起了这个梗。
 
“记者问我,你演那么多戏,大家一直对你的作品、对你的演技没什么关注度,然后觉得你不火。为什么你突然洗个脸,在网上火了。”
 
“早知道拍个洗脸的//。”主持人汪涵调侃道。
 
“对,早知道,洗个澡什么的。”景甜完美接话,现场嘉宾欢呼起来。
 
“人间富贵花”
 
自我展示和调侃,曾是景甜不擅长的事。
 
2011年,23岁的景甜跟着《战国》剧组参加热门综艺《快乐大本营》,穿一身简单清凉的牛仔装,站在孙红雷和吴镇宇之间的舞台“C位”。主持人和嘉宾夸她时,她看远方、抿嘴唇、拽衣角,小动作多得藏不住。
 
何炅知道她学过舞蹈,邀她现场跳一段。她选了民族舞,动作专业,但没放开。每次音乐暂停,她都惯性地后退几步。谢娜跳出来耍宝,她也只是远远站在后面掩嘴笑,并不接话。
 
现在的景甜很少在公众场合跳舞,但被问的问题多了,她总会提及年少的练舞时光。和中国新闻周刊聊起童年,她说印象最深的就是跳舞。
 
上课时要按时到场,“风吹雨打都不怕”;回家要在妈妈的监督下继续练习,“不能影响学习,只能起早贪黑练”。“好像我的童年还蛮辛苦的哈哈哈。”她后知后觉地笑着总结。
 
青春期也说不上叛逆或早熟,因为占满青春记忆的还是跳舞。非要说有什么烦恼,那就是为保持身材错过了很多想吃的零食。这件事令她至今无法释怀,“感觉错过了很多人间美味。”
 
所以当知道“演员”这一职业时,少女景甜一下来了兴趣:“我就觉得,应该没有什么比跳舞更苦的了吧。”
 
天真的想法很快被残酷的现实打消。
 
2007年,景甜考进北京//学院表演系,不久接拍电视剧《一个女人的史诗》。剧中,她演刘烨和赵薇的女儿欧阳雪,一个戏份吃重的叛逆少女,传说中原著作者严歌苓是其原型。
 
这无疑是一个离景甜很远的角色。她扎起两个高马尾,穿上颇有年代感的格子背带裙,也只是形似神不似。于是,她不停地和导演交流,下戏了就“坐在旁边看前辈拍”。边学边拍的日子结束后,她感叹:“其实每行都是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她开始用“功”。身边人的表情、状态和情绪表达,自己演的《警察故事2013》《//风云》等//,她通过各种渠道磨炼不足的演技。
 
这也正是网友探究她“不红”和“背景”最“用功”的日子。久“探”无果后,他们甚至有感景甜“独自美丽,不争不抢”的可贵之处,给她起外号“人间富贵花”。
 
景甜倒没在意这些。被问到“其间经历过最严重的挫折”时,她第一个想起的是//《长城》。“拍摄前我被安排去美国封闭训练,真的是除了吃饭睡觉就是训练。有好几位武指教我不同的动作,每天学习新的复习旧的……”
 
在景甜的回忆里,那段训练勾起了她儿时练舞留下的腰伤,膝盖上的伤也复发了。但她很享受这种“只为一件事努力”的感觉,“很帅很飒”的打女也是她最喜欢的角色。一切都是那么适当。
 
可//上映后只拿到4.9的豆瓣评分,种种差评中,景甜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张艺谋大/唯一女主、仅次于马特·达蒙的二番主演……争议爆发了。
 
“我要是有钱,我也砸给大甜甜”
 
景甜选择面对。
 
“只要有景甜,/子必然瞎。”“为何没名气的景甜可以艳压群芳,在长城上独领风骚?”“我一直再告诉自己,再给景甜一次机会,最后一次,答应我!”
 
一期《瓣嘴》中,景甜朗读了豆瓣网友这些代表性“恶评”。整整6分钟,她始终面带微笑,并不时给出颇具趣味性的回复。有人讥讽她“照这趋势明年能拿奥斯卡”,她回“谢谢您,您真敢想”。
 
“玩梗”是个技术活,景甜的确掌握了一些关窍。她对自己五花八门的“黑称”了若指掌,无论你抽出哪一个,她都能拿来开玩笑。
 
但她承认这最初让她“不舒服”。
 
她不记得第一次看到“黑评”是什么时候,倒不是刻意回避,实在是“太多了,压根记不清楚”。她曾为它们钻过牛角尖儿,用“在跑步机上挥汗”和“食疗”排解压力。随着年龄增长,她才渐渐建立了用来培养坦然气质的观点:自己问心无愧就好。
 
舆论发展至今,有些争议她完全能应对自如。比如被问及“资源咖”人设,她会得体地回复“角色是看缘分,能有幸出演几部大制作的//,真的非常感恩”。有些她仍摸不着头脑。比如“豪掷百万买礼服”,她称自己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被制造和流传的。
 
“后续没调查吗?”
 
“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她似乎在回复与之毫不相干的八卦段子,“就随它去吧。”
 
《瓣嘴》的精/回复为景甜圈来不少粉丝,他们在弹幕里赞她“情商高”。还有一部分发言的网友前来“考古”,他们在弹幕上整齐地表明身份:从《大唐荣耀》来的。
 
景甜有了“剧粉”。
 
或是演技、或是扮相、或是气质,景甜身上的某些东西精准击中了古装剧爱好者。“名门才女沈珍珠”和“人间富贵花景甜”的契合度之高,出人意料。写着她“恶评”的豆瓣出现了一条被2313人标记“有用”的评论:“讲道理,我要是有钱,我也砸给大甜甜。”
 
这些网友评价,“大甜甜”都会看,尤其是在作品播出期间。它们作用于她的两个自省时刻:一个是睡前,她能有空翻翻微博评论,看看观众说自己是进步了还是有待提高;另一个是飞机上,她会静下心想这些评论对不对,自己要怎么改变、突破。
 
“一些好的建议,还是要听的。”她给出有点官方的答案,随即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两年已经没什么评价能特别影响她的情绪,因为有些误解,不是说“我没有”就能消失的。
 
“就只能改变自己面对这些事情的心态。”这是她找到的、培养坦然气质的方法。
 
“至少现在,我还是满腔热情”
 
景甜至今没换微博背景图。
 
那是电视剧《一场遇见爱情的旅行》的物料,剧集已在5月中旬完结。画面中,饰演女主角李心月的景甜侧身站在其中,扎着不太规整的半丸子头,穿着毛茸茸的浅色外套,在山水花丛中,看着手机屏微笑。
 
阳光、勇敢的邻家女孩儿“李心月”是景甜继“沈珍珠”后迎来的第二个高人气角色。导演毛卫宁曾说,这是景甜“第一次演一个跟她非常接近的人物”。
 
景甜觉得“接近”是导演为了让自己放松的说辞。剧中的李心月会把菜刀架在脖子上威胁别人,她没这么“刚”。
 
但她还是在这部戏中完成了不少自我突破。观众乐见于她为了拖房租向房东苦苦哀求,因为喝醉把脸在玻璃上摔成一摊“烂泥”。这些“毁形象”的演绎,让他们认识到她的可爱之处。
 
这实在是独一份儿的神奇待遇。
 
如今和景甜处于同年龄段的“85后小花”,都在被网友呼吁转型。无论她们演技如何,网友都已对她们的“少女类”角色审美疲劳。到了景甜这儿,一切突然变得很新鲜,网友期盼她多演些“甜甜的言情剧”,认为电视剧才是与她气场相合的“吸粉”主场。
 
景甜更愿意从专业的角度区分//和电视剧。//对演员的表现力、张力都很严格,因为你的每一个细节、表情,甚至毛孔都会(在大屏幕)被放大很多倍;电视剧难度在于时间比较长,你要足够了解你的角色,把自己的整个儿状态放好,不能长胖……她滔滔不绝。
 
至于角色,她觉得合适最重要,没有//荧屏之分。
 
就像网友总结的那样,她没有“85后小花”普遍面临的资源和戏路限制。她的“小花”生涯似乎才刚刚开启,至少她的名字,才刚刚被媒体划进“小花”名单里。
 
“你接受‘85后小花’这个定位吗?”
 
“我是85后,但我不小了哈哈哈。”她少见地做了个定义拆分。
 
去年7月,景甜过完了自己30岁的生日。谈及这个大众心中的敏感数字,她若有所感:“没到30(岁)的时候可能还有点焦虑,过了30(岁)之后好像突然比之前活得开了。”
 
什么是活得开?她的解释是“把年龄当成收获,心态平和,享受当下”。30岁的景甜开始要求生活质量,要放慢工作节奏。一方面是休息,一方面是拿出时间思考些问题。心静下一些,总会想得更明白一些。
 
她偶尔还会想起坚信“演戏没有跳舞苦”的自己。在那时的她心里,演员多酷啊,可以活在现代、在古代,甚至在未来,人生“特别值”。但心静下来,她明白演员是一个特别需要恒心和坚持的职业,“乐趣”是有,“苦楚”也有。
 
“那么,你还像当初一样爱表演么?”
 
“我觉得这是我一生都会热爱的事情。”她答得笃定,“至少到现在,我还是满腔热情。”
 
她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她现在更愿意尝试有故事的人,比如拍个传记。在一部作品中成为那些作家、艺术家,提高演技,在她看来是更酷的事。
 
至于演戏之外,她的愿望就简单得多。“我希望我是个快乐的人,做个小太阳,睁眼有阳光,一路有温暖,当我迷茫的时候,我有理由让自己不迷茫。”
 
这段路上依然会伴随流言蜚语,但那对景甜来说并不重要。“我是觉得哈,相信你的人会一直相信,不相信的人任由你怎么去解释,他都还是不相信。那我们何必为了这些人,让自己不开心呢,是不是?”
 
“不过景甜确实不红哈哈哈。”她笑着补充。
 
她又回到那种坦然的状态,是自我保护,也是自我释然。

责任编辑:admin

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
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