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蓓苾:表演这件事,我能坚持一辈子

2021-06-29 灌云新闻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主演电影《了不起的老爸》,对于演员被标签化并不反感,称遇到好剧本不排斥演老太太  
龚蓓苾表演这件事,我能坚持一辈子  
和一些演员不同,龚蓓苾敢于回看自己的作品,那时候的她,会变得非常苛刻,如同在电影《了不起的老爸》中其饰演的教练一样严肃。她习惯于带着批判的眼光去看自己的表演,如果觉得不好就会一阵胸闷,觉得好的话,会对自己稍加鼓励。  
出道多年,她说她几乎从来没变过,率性、直接,敢说敢演,对表演苛刻认真,“我15岁就开始演戏了,一直都在摸索的路上行走,有遗憾,也是因为当时自己的认知水平有限。所以我也不觉得那是遗憾,只要每部戏都在倾尽全力地做,就够了。”  
A  
《了不起的老爸》成圆梦之作  
看完《了不起的老爸》剧本,龚蓓苾的第一反应是“接”,“我一定要把运动员的那种气质、酷劲儿表现出来。”涉及运动题材的华语电影这几年才逐渐多了起来,她将这次参演比作“圆梦”,那种兴奋,并不仅限于其对体育题材电影的喜爱,更重要的是她身上的体育情结。  
初中时,龚蓓苾就被省队选中,一度成为福建省泉州市石狮市100米短跑纪录的保持者,并将这一纪录保持了十年。演员这份职业,差点儿成了她的副业。  
至今,提到体育,她都是一腔热血。电影《了不起的老爸》拍摄期间,一到赛场,她似乎就被“无敌感”加身,整个人都处于兴奋状态中。导演周青元在现场一看,急了,因为龚蓓苾的角色是一名长跑教练,“导演总在片场说,你是来教别人跑步的,要注意配速,重点是教别人,我只能暂且过一点点瘾。”龚蓓苾笑着说,周青元欠她一个跑步运动员的角色。  
但就算是扮演长跑教练,也不是想当然就可以上场的。“我只是运动员,不太懂教练的工作方法,但知道教练的那种感觉,包括他们会喊口号,这些都是需要通过观察来学习的。”观察,是龚蓓苾表演的基本法,每接到一个新的角色,她总是让自己先去体验生活,坐在那里观察。为饰演记者,她曾假扮记者去实地暗访;为演村妇,她乔装融入到环境中,直到不再被别人认出来……这次出演教练,龚蓓苾就一路跟着《了不起的老爸》剧组请来的专业教练学习。  
并不反感成为“前妻专业户”  
从运动员转型到演员,连龚蓓苾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走上这条路。  
她以前也带着对演戏的肤浅认识,觉得演戏可以不用上学,还能和周围的同学吹嘘“看,我在演戏呢”。但很多人生规划,都是被命运往前推着走的。1989年,龚蓓苾被导演米家山相中,还没到16岁就出演了电影《你没有十六岁》。高中毕业后,她顺利考入中戏表演系。刚进大学,龚蓓苾就与一家香港经纪公司签了约,首部作品便是与吴倩莲、李亚鹏合作的《京港爱情线》,堪称国产偶像甜宠剧的开山之作。后来,她与李亚鹏的缘分延续到了《将爱情进行到底》,也将她送进了中国最早的一批偶像剧演员群体。  
不过,相较于电视剧,龚蓓苾和老公伍仕贤合作的三部电影《车四十四》《独自等待》《形影不离》更为人所知。2012年,结婚生子后她逐渐淡出演艺圈。2015年复出,从电视剧《秦时明月》中的“雪女”开始,接连出演多部古装剧,角色有大有小。  
“刚出道的时候可能对角色大小会有迷惑,会心气比较高地说‘那么小的角色,不去’。但这些年,我拍戏更看重的是本子、角色、班底,还有对手戏演员、导演是不是我特别想合作的。我很清楚这种欣赏,会带给我们更多创作的火花,这和角色大小是无关的。”龚蓓苾甚至调侃起自己,“他们都说我是‘前妻专业户’”。从电影《我不是药神》里的徐峥、《我和我的祖国》中的葛优到《宠爱》里的于和伟,龚蓓苾接连在三部电影中出演了男主角的前妻,“三部电影的导演、演员都是我想合作的,戏份不多,我也会去演。”  
C  
娱乐圈里不是谁都有保障  
说到标签,龚蓓苾觉得那是“市场对演员某种特质的认可”,对这样一边倒的评价与形容,她也经历了从“反感”到“接受”的过程。刚出道的时候她被打造成“清纯玉女”,面对找到她的一系列同质化角色会厌倦与苦恼,但回想起来,她发现能在同一类型中探索到极致也是一种成功。但她会尽量避免重复,但各方面都是不错的机会,她也不会放过:“演员是不能停下来的。曾经迷茫的时候我也在想,如果不做演员了还能做点儿什么,但至今都没有更好的选择。我很明白演员会有不安全感,这个圈里不是每个人都有保障。”  
面对残酷的现实,龚蓓苾却有着乐观的心态,她始终相信就算被抛到低谷,也会有另一扇门或另一个机会出现,对于热爱的表演,她希望自己能坚持一辈子:“如果观众还想看我演戏,这个圈子还认可我的存在,即使演老太太我也愿意。”  
这一年,除了正在热映的《了不起的老爸》,龚蓓苾还有很多作品将与观众见面,包括电影《汉南夏日》《一刀天堂》,以及与王俊凯、马思纯合作的《断·桥》等。现在的她,在表演上更加自信、自在,她也将这种自由保持到了作品之外,“我很清楚大家都会用曝光率去衡量明星,但我只在有作品的时候才会进行宣传,其他乱七八糟的噱头都是没意义的。”  
■对话  
遇到差劲的对手就是种折磨  
新京报:演戏,有没有哪一瞬间让你觉得很累?  
龚蓓苾:有啊!演到不好的(戏)、很烂的(戏),那真是让你郁郁不得志,心情崩溃,充满了懊悔和不快。就觉得自己荒废了人生,虚度了年华,好无聊。  
新京报:遇到不敬业的演员,会用一种怎样的心态去对待?  
龚蓓苾:看到对戏不认真的(演员)是一种折磨,因为好演员对戏都是不计回报的。就像我们老一辈艺术家,他们永远充满谦虚,对自己永不满足,一直想要往前进、不断学习。这种想法也影响了我,一直坚持对表演的摸索。  
新京报:在娱乐圈保持真实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吗?比如被拍丑照等,在你这里仿佛是绝缘的?  
龚蓓苾:我还好,平时出门就很少化妆,有次我老公跟我说,人家在拍你,你都不稍微整理一下自己。我说没办法,我不可能天天出个门还要化着妆,有负担,我属于那种想让自己处于舒服与自在状态里的人。作为艺人,我知道这很矛盾,越红大家越关注你,就像那些流量明星,出门就有疯狂的粉丝跟着,完全没有自己的生活,挺可怜的。  
新京报:所以你并不想要这种“红”带来的反作用力?  
龚蓓苾:是的,如果有了所谓的“红”,条件是完全没有自己的生活,我是绝对不会选择的。我还是喜欢现在这样的生活,自在。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