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新年——教育媒体人的故事

2019-01-01 灌云新闻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教育小新2019年给大家推荐的这篇稿件,是教育小新的一位同事——林夕老师的故事。

教育小新与林夕老师共事多年,林夕老师是我们身边的“铁人”。曾听林夕老师说,日夜辛劳的她,曾在上班途中晕倒在地铁。但是晕倒之后,因为岗位需要,她仍旧坚守在夜班岗位。每每念及此,心中五味杂陈。

林夕老师说,咱媒体人,哪个不是这样过的。教育小新也可以负责任地告诉我们亲爱的读者们:我们中国教育报刊社确实有着一大批像林夕老师这样的“劳模”工作者。小新想,我们教育媒体人的坚守,是因为我们感恩能和屏幕前的你、能和千千万万的教育工作者一路同行。

林夕老师说写出自己的故事,初衷是想给所有人提个醒:大家在工作中,一定要注意身体!

教育小新也想对大家说:过去的一年,谢谢自己!新的一年,照顾好自己!

我们都在努力奔跑,我们都是追梦人!教育小新祝愿大家2019年梦想成真!

1.jpg

20年前,夜班工作中

“1992年9月9日,我第一天上班,第一天就赶上做教师节特刊,第一天就上了夜班,到现在已经上了26年夜班,是教育报上夜班最长的员工。我现在平均每年要上8个月以上的夜班……我连续20年没有请过一天病假,我曾两次在医院做完手术后上班,一次是上午手术下午上班,一次是下午手术晚上上班;连续17年没有休过年假……最多一年上了261天夜班……连续26年参与两会夜班……连续上班8周无休息,一次;连续夜班5周无休息,无数次……我保有的看版纪录,一年533个版,单月124个版,单日23个版、两次……我保有的质量纪录,参与的所有重大事件报道和特刊,都是见报无差错……”

2018年9月,凭着这些“丰功伟绩”,我成为教育报创刊35年来第一个评上副高职称的校对。

3个月后,我第一次作为职工代表参加了报刊社“双代会”,为了开会不迟到,前一天晚上签版后我没有回家,在办公室“睡”了一夜,其实一分钟都没睡着。白天开了一天会,晚上又接着上了夜班。这一天,我第一次感受到生不如死,这40个小时,让我做了一个重大决定。

两周后,我被送进手术室,做了第一次全麻醉手术,摘除了子宫和卵巢。

2.jpg

2013年4月20日,四川芦山7.0地震

卵巢囊肿发现于6年前,开始时很小,吃中药后缩小了很多。可人都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在病情控制之后,因为中药实在太难喝,每次喝前都是想象着蓝天白云,可喝下去的瞬间,满脑子都是油腻沟渠的景象,于是我偷偷停了药。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钢铁侠,勇敢、顽强,能在逆境中成长、历练,什么痛苦都能忍受,小小的腹痛更不在话下。我这么与众不同,那种不治自愈的奇迹一定会发生在我身上。

这些年,我时时和疼痛相伴,任由囊肿在体内生长。夜深人静时,疼痛的感觉袭来,伴随着孤独和无助,只能自己默默承受。手术前,卵巢里已有两个拳头大小的囊肿,子宫里多个肌瘤,挤压了其他脏器,造成盆腔严重粘连,增加了手术的难度,本来4个小时的手术延长到6个小时,麻醉师也加大了麻药的剂量。

这些年,母亲患癌、父亲住院、丈夫脑梗、女儿异国求学,我没有因为这些家事耽误过一天工作。

这些年,随着病情的加重,我的神经变得敏感、情绪渐渐失控,像个易燃易爆的危险品。不知有多少同事见过我不耐烦的冷脸,受过我冷言冷语的伤害,夜里下班回家的路上,已开始在内疚和自责的情绪中反复纠结。而第二天,我又陷入忍耐、爆发、自责的循环中,像个旋涡,不知把自己带向何处。

我一直不赞成那些带病坚持工作的人,但许多事,只有亲身经历过才会懂。我做事追求完美,工作不能出错、不能有遗憾、不能有失败,即使生病了,只要没有倒下,就绝不示弱。因为我怕辜负别人的信任、让别人失望,怕被别人超越,怕自己的纪录被别人打破,咬牙也要坚持,这些无形中给了自己压力,感觉日子越来越难熬。后来的几个月,我白天几乎在家躺一天,支撑晚上几小时的夜班,看版时一个地方反复看两三遍,出现了严重的强迫症。我知道这不是真正对工作负责的态度,但已经陷在固执甚至偏激的执念里走不出来了。

回头看这些年,对自己、对家人、对同事、对工作,我做得都不够好。

责任编辑:admin

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
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