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占美国的便宜?越南玩崩了!

2020-12-27 灌云新闻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美国时间2020年12月16日,美国财政部突然将越南列为汇率操纵国。  
尽管特朗普早在2017年就狠狠抨击越南“对越的贸易逆差严重损害了美国的利益,并且越南正在窃取美国的就业机会”,特朗普的助理贸易代表杰弗里-格里什也强势要求越南在内的东盟国家扩大市场准入。但是结合今年10月底蓬佩奥在东南亚之行的最后临时访问越南并支持越南在南海承担应有的“地区大国责任”反映的两国亲密关系来看,这次特朗普的“翻脸不认人”显得有些猝不及防。  
美国对于判定汇率操纵国的标准有三个,一是对美国的贸易顺差超过200亿美元,二是外汇干预程度高于GDP的2%,三是全球经常帐盈余超过GDP的2%。尽管越南确实符合以上三个标准,但是美国不会仅仅出于经济原因对越南出手。从2013年起,越南巧妙玩弄中美关系以实现自身利益最大化,美国终于忍无可忍。  
越南的指导外交思想是实用主义,外交策略是大国平衡。中国在政治、经济、文化上日益强劲的发展势头使得越南渴望寻求外部势力来平衡中国强大综合国力带来的压迫感。正逢美国提出亚太再平衡战略,频频向越南示好,越南从此在中美两国之间反复横跳,为自己谋取最大利益。  
在政治上,南海问题是中越冲突的主要矛盾。南海主权问题是越南和越共的核心诉求,已经成为了越南民族主义的一部分,并且直接关系到越共和越南政府的统治合法性。在南海问题上,越南一方面向俄罗斯采购武器建设军队,一方面拉拢美国,试图用美国来制衡中国。  
美国与越南自然是一拍即合,但是两国的诉求不尽相同。越南希望在保持中越良好关系的前提下尽可能保证自己对南海的主权要求,美国则希望将越南变为封锁中国进入太平洋的桥头堡。为此,美国放开部分军售,对越南出售了一批雷达和海岸巡逻机,以提高越南人民军在南海的作战能力。越军通过与美军积极互动回报美国,曾邀请美国航母访问金兰湾。  
但其实越南从来没有真正谋求与美国建立政治军事合作机制。越南需要的并不是美军的实质性帮助,而是做出一个与美军有良性互动的姿态给中国看。  
首先,美越之间因为历史遗留问题、人权问题、市场体制问题和意识形态问题的存在,并不可能建立真正意义上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越南的目的是借助与美国的政治军事合作来震慑中国,在中美的大国平衡之间保证自己的安全,并在可能的情况下牟取更多地区权利。  
越南很清楚美越政治军事关系的“塑料友谊”本质,美国长期以来对此却没有清晰明确的认识。2016年的南海对峙对于亚太政治格局有着持续至今的深远影响,彼时相对弱小的中国海军集结了三大舰队的主力战舰,在南海与实力数倍于己的美国海军对峙而不落下风。菲律宾、新加坡等国被中国的强硬外交态度、强势的军事存在和捍卫主权的国家意志所震慑,从此由亲美倒向亲华。  
裹挟在东南亚国家整体由亲美向亲华转变的潮流中,越南的态度变化并不引人注目。实际上,越南从来就没在真正意义上“亲美”或者“亲华”过。  
美国可谓是一直蒙在鼓里。美国对于出于种种限制无法与越南进一步建立亲密关系感到愧疚,为了进一步拉拢这位有着极高军事乃至战略价值的“准盟友”,美国在经济上做出了相应补偿,包括直接经济援助、破例邀请不符合市场经济准入条件的越南加入TPP等。除此之外,美国还试图与其建立政治互信,特朗普、蓬佩奥等美国高级官员多次访问越南,礼遇可谓格外青眼。  
最重要的是,美国为了培养与越南的关系,竟不惜容忍越南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占了自己的便宜。特朗普政府上台以来,注重“美国优先”的单边主义,在经济领域不愿意吃亏。如果说对中国发起的贸易战是中美对抗的众多措施之一,并不是由“美国优先”导致的,那么美国要求欧洲盟友承担军费一事足以佐证特朗普外交将经济利益放在首位。因为经济问题,特朗普还在公开场合羞辱默克尔和安倍晋三。  
奇怪的是,这么一位总统,居然不碰在贸易差额中占了美国大便宜的越南。越南对美贸易顺差一直高得离谱,在2013年就达到了187亿美元。在特朗普执政的首年2017年,越南对美贸易顺差为380亿美元,越南商品占领了美国19%的市场。尽管特朗普对此心存怨气,数次在公共场合和推特对越南口出威胁,但在此之前从来没有过实质性惩罚。  
美国对越南占自己便宜一事持容忍态度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方面,美国可能是希望用经济上的让步换取越南在政治军事上对亚太再平衡战略的支持。另一方面,美国为了加速与中国经济“脱钩”,也希望尽快寻找替代国,越南强大的制造能力和低廉的生产成本使其成为一个相当不错的选择,越南不过是吃了中美对抗的红利。  
事实上,美国这两个原因正中越南下怀。越南与中国在政治关系上趋于紧张,美国对越南的支持无疑会增加越南对华博弈的砝码,所以在短期来看越南在美国亚太战略框架下进行适度的政治军事合作是符合越南国家利益的。越南从2010年开始产业升级,重点发展面向出口的电子产品加工产业和纺织产业,美国为了打击中国而改从越南进口低端制造业商品可以使越南获益丰富。  
究其原因,其实很简单。越南的外交是服务于经济建设的。从2010年开始,中越双边贸易出现失衡,越南终于在2013年提出了“去中国化”的口号,希望摆脱对华经贸关系中的不对称地位和经济结构上对中国的高度依赖。尽管在2016年之后,越南改善了与中国的双边关系,但是“去中国化”并未停止。  
中越经贸关系是不对称不平衡的,中国明显占据优势。中越经贸关系的不平衡体现在三个方面。首先在两国的贸易中,中国处于出超优势,越南处于入超劣势,以去中国化开始的2013年为例,越南的贸易逆差为237亿美元。其次,在进出口贸易结构上,中国出口电子产品、机械制品等高端商品,越南出口原料、纺织品等低端商品,中国商品附加值更高,在2013年之前尤其如此。最后,越南在经济结构上高度依赖中国的原料和市场,离开中国的越南经济寸步难行。  
为了扭转这种局面并实现经济独立自主,越南对内进行产业结构升级,对外实行“市场多元化”。市场多元化的进程中,越南借助发展与日本、韩国等国的经贸关系来平衡中越贸易。特别指出,越南提出了“亲美平衡”策略。  
在一开始,越南“亲美平衡”的主要目的是利用与美国的良好关系震慑中国,但是随着中美贸易战的进行和越南产业结构的升级,越南在美越贸易中处于出超优势。渐渐地,越南认识到了良好的越美经贸关系带来的经济收益远远大于政治收益。  
特朗普政府上台后,美国喊着“美国优先”的口号推行单边主义,在与美国的外贸中获利的国家都遭到了威胁,其中自然包含越南。同时,在2016年后,越南认识到在现阶段中越关系比美越关系重要,有意改善与中国的紧张关系,与中国开展了一系列合作,并在2020年11月作为东道主签署了被美国视作眼中钉的RCEP。  
越南在经济上持续占美国的便宜,却在政治上逐渐重新倒向中国,这是特朗普无法忍受的。一向自诩精明的特朗普怎能容忍被越南利用?此番美国对越南重拳出击不仅是对越南的惩罚,更是对普遍坚持“大国平衡战略”的东盟各国的一种警告。  
越南的外交指导思想是实用主义,既然已经在美国身上捞取了足够的利益,并且在未来越南将更注重发展与中国的关系,所以其实越南是无所谓的。  
同时,这是越南的大国平衡战略的一次失败,越南应该仔细审视自己的外交策略。收益越大的投资风险也一定越大,在中美两个巨人之间走钢丝固然可以保证自己的收益,但是一旦摔下来,越南就会很惨很惨。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