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中国黑料”,印度情报机构真编的出来……

2020-12-27 灌云新闻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如果各位经常关注推特名人或浏览“美版知乎”Quora,不难发现一个略显诡异的现象:任何与中国有关的推文或话题,底下留言最多、最激烈、最负面的往往是成群结队的印度网民。  
同时我也发现,近年来英文互联网上攻击中国最常见的“黑材料”,比如“债务陷阱”、“水炸弹”、“珍珠链”、“人造新冠病毒”,其始作俑者即使不是印度人,也往往是通过印媒的大嘴最终才广为流传。  
一开始,我还以为这些只是巧合,毕竟印度英语人口庞大,且以能言善辩著称,他们拉帮结伙在网上发泄对中国的羡慕嫉妒恨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直到看到一家欧洲独立智库发布名为《印度编年史》(IndianChronicle)的报告我才意识到,事情可能远没我想的那般简单——  
网上那些看似随意无关的现象,可能正是印度情报机关针对巴基斯坦、中国长年累月发起虚假信息攻势的战果。  
一家欧洲智库为什么怒怼印度?  
2020年12月,独立智库“欧盟虚假信息实验室”(EUDisinfoLab)发布一份名为《印度纪事》(IndianChronicle)的重磅调查报告,揭露出一个由印度操控的超大规模虚假信息网络。  
报告揭示,在总部位于德里的斯里瓦斯塔瓦集团(theSrivastavaGroup)的领导下,这一虚假信息网络以日内瓦和布鲁塞尔为基地,遥控分布在全球116个国家和地区的750家虚假媒体、冒牌智库、虚构NGO,借由印度主流通讯社“亚洲国际新闻社(ANI)”洗白信息并放大影响力,且最早自2005年起就投入使用,至今每天仍在诋毁巴基斯坦和中国,并大肆鼓吹亲善印度。  
《印度纪事(IndianChronicle)》调查报告总结的虚假信息网络工作流程  
这份重磅报告已在巴基斯坦引发轰动,巴总理和外长都援引报告,敦促联合国相关机构和欧盟议会调查印度相关行动,而被戳到痛处的印度官方则慌忙否认。  
印度和欧洲近年来迅速趋近,反倒是巴基斯坦、中国常因所谓“人权问题”受欧方指责质疑,那这家欧洲智库为什么反其道而行之开始揭批印度?  
答案很可能是印度情治机构自我感觉太良好、玩得太过火、做派太嚣张、吃相太难看,以至于欧洲方面再也不愿看到自己的“同(sheng)情(mu)心”被印方当成枪,用来在全世界到处打人。  
这家原本聚焦欧洲事务的智库强调,他们对南亚人权问题深表关切,且无意插手南亚国家之间的纷争,但当他们发现印方“利用那些真心想要维护妇女和少数民族的欧洲政治家,以满足自身地缘政治利益”后忍无可忍,决心揭露这一史无前例的虚假信息网络。  
印度情报机关究竟嚣张到什么程度呢?“死人复活”的例子恐怕最能说明。  
调查报告发现,一家上世纪70年代起就已销声匿迹的美国非政府组织“和平组织研究委员(CSOP)”2005年起却奇迹般地复活了。  
更令人吃惊的是,这个组织的前主席、有着“美国国际人权法祖师爷”之称的法学家路易斯·索翰(LouisB.Sohn)2006年就已辞世,却在2007年和2011年以路易斯·索恩(LouisB.Shon)为名两次出席抨击巴基斯坦人权问题的公开活动。  
印度情报机构打着维护人权的旗号,却假冒已然仙逝的国际人权法祖师爷四处窜会站台,其嚣张程度可见一斑。对此,“欧盟虚假信息实验室”极为震惊,以至于他们义愤填膺,最后将整个《印度纪事》调查报告都献给了去世之后还被冒名顶替的路易斯·索翰(LouisB.Sohn)。  
“欧盟虚假信息实验室”出于义愤,将《印度纪事》调查报告献给了路易斯·索翰  
印度操控的虚假信息网络究竟如何运作?  
这个规模空前的虚假信息网络层级清晰、分工严密、衔接紧实,从2005年建立运转至今,流毒甚广。  
根据《印度纪事》调查,在斯里瓦斯塔瓦集团的指挥下,这一网络在国际组织、媒体传播、大众认知三个层面呼应配合、共振加强,为诋毁中巴、鼓吹印度,发起了强大信息攻势。  
这个庞大、隐蔽且邪恶的虚假信息网络究竟是怎么运作的呢?  
在地面操作方面,印度情报机构主要依托虚假智库、NGO,直接影响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欧盟议会等国际组织,大力推进亲印反巴反中议程。  
在欧盟议会驻地比利时布鲁塞尔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驻地日内瓦,斯里瓦斯塔瓦集团都以虚假人名、虚假地址、虚假账户信息建立并操控了大批NGO、智库,并以少数民族权利和妇女权利等敏感议题为切入点造势。  
例如,驻日内瓦的“欧洲巴基斯坦少数民族组织(EOPM)”、“俾路支斯坦之家和南亚民主论坛(BH&SADF)”负责开展游说、组织示威,并常常跻身联合国召开的各类新闻发布会,还经常作为正规机构的特约代表在联合国的各种场合发言。  
再如,在布鲁塞尔的非政府组织“南亚和平论坛(SAPF)”、“俾路支论坛(BF)”和“吉尔吉特-巴尔蒂斯坦之友(FBG)”,“妇女经济和社会智库(WESTT)”则常常引导欧洲议会和欧盟委员会设置反巴反华议程,例如捏造“中巴侵犯人权”的报告并提交欧盟相关机构、鼓动欧洲议会议员前往南亚敏感地区为印度站台、撺掇他们在虚假媒体上撰写明显亲印反巴的媒体评论等。  
在传媒传播方面,印度情报机关主要依托虚假媒体平台和亚洲国际新闻社(ANI)洗白和放大虚假信息,使之能够堂而皇之地进入全球主流信息领域。  
斯里瓦斯塔瓦集团建立和操控了一大批虚假媒体平台,用来为其控制的地面智库、NGO提供传媒曝光,并为那些有意借“反华反巴”造势攫利的欧盟议会议员提供舞台。  
左边是正派媒体logo,右边是斯里瓦斯塔瓦集团伪造的山寨媒体logo  
以《欧洲纪事》为例,这个2020年5月方才建立的虚假媒体,在短短6个月内就获得了11个欧洲议会议员的背书,并以他们的名义发表了一大批亲印反华的网络评论。  
但是,仅有这些小媒体平台还不够,毕竟这些带有明显倾向性的评论实在难登大雅之堂。这时带有“主流通讯社”光环的ANI就粉墨登场了。  
据调查,ANI是唯一转载上述虚假媒体消息的主流通讯社,半年来至少转载了13篇《欧洲纪事》刊登的反巴反华评论,还追踪报道虚假智库、NGO炮制的线下活动。经过ANI洗白,这些原本可疑的小报信息就获得了主流通讯社的认可,以更可信的面貌进入主流媒体的视野。  
在大众认知层面,印度情报机构主要依托遍布世界各国的本地虚假媒体,将炮制而成的虚假信息打包转入大众视野。这些日内瓦或布鲁塞尔智库、NGO制造的信息和评论文章经过ANI的洗白和放大,就转入了所谓“大新闻网络(TheBigNewsNetwork)”和“世界新闻网络(WorldNewsNetwork)”进行传播。  
在全球116个国家和地区,斯里瓦斯塔瓦集团直接或间接控制了超过750家虚假本地媒体,他们都被用来塑造亲印、反巴的信息攻势。  
以上为斯里瓦斯塔瓦集团在全球范围内直接或间接控制的750个虚假本地媒体平台的一部分  
经过这些本地媒体的再次包装和篡改,一些在欧洲鲜为人知的小报刊登的可疑信息就“上升”为主流报道,一些欧洲空壳智库、NGO组织的小规模抗议示威被“加持”为声势浩大的社会运动,一些籍籍无名的欧洲议会议员的反华反巴言论就“代表”了欧盟官方观点。  
最重要的是,经过媒体反复炒作后,这些虚假信息反过来又能炮制出更多虚假信息,扭曲印度和全球网民对中巴的基本认知。  
揭批了印度操控的虚假信息网络又能怎么样?  
尽管“欧盟虚假信息实验室”已将印度操控的虚假信息网络翻了个底朝天,但这并没有引发欧盟官方机构跟进调查。  
《印度纪事》的主要作者亚历山大·阿拉菲利普(AlexandreAlaphilippe)坦言,即便他们早在2019年就将虚假信息网络公之于众,欧盟官方也一直“没有官方回应、没有制裁,什么都没有……甚至让人怀疑欧盟机构是不是对外国干涉无所谓”。  
调研报告的另一位主要作者加里·马察多(GaryMachado)更是直言,“想象一下,如果是中国或者俄罗斯干了同样的事,全世界会作何反应?大概会招致国际狂怒,引发公众质疑,甚至公然制裁……然而,印度是这个虚假信息网络的幕后主使。”  
阿拉菲利普和马察多期待欧盟机构采取客观公正措施,但最后败兴而归。  
毫无疑问,正是欧盟官方佩戴的有色眼镜和奉行的双重标准,使印度情报机构在十几年内有恃无恐地营造了一个令人咋舌的超大规模虚假信息网络,并最终反过来威胁欧洲信息安全和政治自主。这一点和美国豢养的某些反华机构在2020年大选中通过虚假信息左右选情走势如出一辙。  
在搞清楚虚假信息网络的工作原理后,我也明白了为什么最早炒作一带一路“债务陷阱论”的是印度学者,最先煽动“中国在亚洲河流放置水炸弹”的是印度学者,最快炮制“新冠病毒人造论”的还是印度学者;理解了为什么大部分印度网民反华言论愚蠢无知但又极其坚定;知晓了为什么印度官方常常援引错乱信息反华却毫不知耻……  
原来,这可能都是印度反华信息战的一部分。  
近期,欧盟委员会宣布“原则上做出”签署《中欧全面投资协定》的政治决定,标志着这项已艰苦谈判超过7年的协定有望于2020年内达成。然而,就在这样的节骨眼上,欧盟议会却在12月初通过了一项决议,谴责“中国政府在新疆施行的‘强迫劳动’政策”,并专门提出欧盟对华签署的任何全面性协定“必须包括反对强制劳动的相应条款”。  
想起仍在布鲁塞尔和日内瓦活跃的几百个冒牌人权NGO和虚假智库,欧盟议会关键时刻通过的这项决议绝非巧合,更像是早有预谋的定向炸弹——第三方力量正千方百计阻滞中欧达成这项对两个当事方都具有伟大历史意义和重大现实利益的协定。  
“人间正道是沧桑”。任何虚假信息都必须批驳,不会因为其扯上了人权民主的遮羞布就拥有了天生的正当性。也许,现在是美国和欧洲反思的时候了——  
为什么他们纵容豢养的群体最终总会扯虎皮拉大旗,砸了他们自己的脚?

责任编辑:admin